Javascript的兴起是否意味着LAMP的终结?

http://www.infoq.com/cn/news/2011/04/javascript-lamp

Metamarket的CTO Mike Driscoll最近发表了一篇略带煽动性的帖子,讨论了Web应用的架构。他认为Node.js框架预示着LAMP的终结。

三个月前,我们决定废弃仪表盘选用的框架:Python的Django,并用Node.js(服务器端的Javascript)重新构建了框架。鉴于LAMP堆栈已经死亡,我们才做出了这个决定。

Mike认为Web有三个阶段:

  • 1991-1999:HTML时代——这是个文档的时代。
  • 2000-2009:LAMP时代——使用数据库的时代。
  • 2010-??:Javascript时代。Javascript时代是事件流的时代。

现代的Web页面已经不再是页面了,它们都是事件驱动的应用,信息会通过这些应用流转。

他解释道:

LAMP架构已经死了,因为对于响应里的Mashup,很少有应用愿意把全部的有效负载转移到很小的事件上去;他们只想用Javascript更新DOM的一个片段。AJAX做到了这一点,但如果服务器端的LAMP模板有10%的HTML和90%的Javascript,这么做显然是不对的……

Mike认为,服务器的主要作用就是带着数据(JSON)把应用发送到客户端(Javascript),并让客户端从中构造UI。服务器的次要作用则是监听处理事件的流,并有效地把响应推回客户端,这些事件可能是一次新的编辑、一条消息、或是Ticker发生了变化。

一些人对此发表了评论:

Bruce Atherton赞成Mike的观点,但他认为事件并不会通过HTTP来流转:

Websockets和SPDY将会接管这方面的处理,因为和HTTP相比,它们更合适这个任务。

Chase Sechrist已经在很多地方使用了Node.js,即便如此,他仍然列举了一些对Node.js的担忧:

你还需要知道一些高级知识,比如竞态条件的调试方法、事件循环的工作原理,甚至在递归回调导致栈溢出时,调用堆栈的处理方式。正因为如此,对那些写了二十年C的人、还有刚开始编程的初级工程师来说,控制流还是非常奇怪、令人费解的。

“Jorjun”指出,以现在的变化速度来看,即使Javascript这个新的架构是合理的,它也不会太持久:

两年之内会有一种更高效的方式对宝贵的IP进行编码。需要注意的是,新的方式正在出现,Java对它们没有任何意义——这些方式在九十年代末还没有出现。Javascript的愚蠢名副其实。它有大括号、奇怪的Fudgery、极其恼人的Artefact,对我这样的老学究来说,Javascript看起来轻率、讨厌、太复杂而容易混淆。

NOLOH的联合创始人Asher Snyder认同帖子的前提条件:“Web应该、也正在转向事件。”但并不相信Javascript能引领方向。他认为“我们正在走向一个平台或统一语言的时代,因为只有平台或统一语言才能让快速开发真正处理好Web的疯狂”。

Subbu Allamaraju最近发布了Node.js和Play的一些性能对比数据,InfoQ和他简单讨论了一下:

就个人而言,我发现Node.js和Play等框架让Web开发人员觉得很兴奋,因为它们带来了一些新的思想。在Web框架领域,特别是在Java端,这样的简单性已经很久违了。尤其是Play,它在Netty之上,而不是传统的Servlet框架,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。

Web应用架构的演进确实很快。由于Web应用变得越来越“厚重”,特别是在事件驱动的世界里,人们只能思考REST还剩下什么,看来我们要回到最初开始的地方了。最近我们确实没怎么听说有关REST及其统一接口的消息,还有它怎样成功改变Web应用架构的相关内容。你对Web应用架构的未来持什么观点呢?你怎么看Javascript成为主流的编程语言?

查看英文原文:Will the Rise of Javascript Mean the End of LAMP?